聯合/盤點蔡英文「產業之旅」的下一步

總統當選人蔡英文(右)昨天參觀日本豐田汽車開發的氫能車款「Mirai」,她親自坐上駕駛座,向廠商代表詳細詢問車輛操控方式,並坐在車內與民眾揮手致意。 記者劉學聖/攝影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最近展開「產業之旅」,參觀其政策辦公室挑選的五大重點產業。蔡英文已參訪生技、綠能、機械等產業,基本上與其選前揭示的方向相同;但隨著其過程中揭露訊息的增加,則讓人對新政府產業政策構思的完整性不無擔心。以下,我們將從幾個不同的角度切入分析。首先要探索的,是產業政策的本質。多數民主國家政府都不願意做「產業裁判」,決定哪些產業在競爭中誰該勝出、誰該淘汰。亦即,產業政策最困難的環節,就是產業的「挑選」。是綠能、生技雀屏中選?或是機械、半導體突圍而出?由於這些產業都已浮上檯面,表面上看,重點產業之挑選皆經過客觀分析,但這「客觀」分析背後難免有既有業者的種種努力,遑論政治人物及其親友投資的「關鍵產業」了。以日前召開的綠能相關會議為例,人們看到諸多業者侃侃而談其產品之重要,但對於國家整體能源的思考則極粗疏,缺乏總體觀點。例如,業者要大幅增加太陽光電發電「瓦數」,以取代核能發電瓦數,卻未區辨太陽能與核能「基載」概念截然不同。再如,業者希望增加電板布建範圍,卻未談到儲能技術的缺口。蔡英文政策辦公室規畫「整合、內需、國際」的三階段發展策略,並未思考輸出太陽光電系統整合可能面臨的「在地文化」挑戰。如此鋪陳的綠能政策,究竟經過多少沈澱、內化,令人不無質疑。其次,除了產業「挑選」,另一個值得探索的面向就是「政策手段」。三十年前,政府官員對於提振產業最常提出的政策,就是投資抵減、研發抵稅、特區減稅、保稅輸出、配股緩徵等租稅優惠。後來因為許多人反對「產業別」的租稅優惠,認為有扭曲之虞,《獎勵投資條例》才轉變為《促進產業升級條例》。此外,若干知識產業需要學界積極投入,也因種種法規限制而寸步難行。九年前,當政府發展生技產業時,發現法規環境難以有所作為,就以《生技新藥發展條例》予以單點突破。這項條例,在租稅、技轉、兼職各方面創造出「例外」,使得生技產業的發展環境較其他產業為佳。據報導,蔡英文幕僚有意複製《生技新藥條例》模式,也制定《策略性產業發展條例》。但如此不斷複製「例外」,將創造一拖拉庫的產業特殊優勢,非僅紊亂法制,更將產生後遺症。蔡英文陸續楬櫫其看好的五大產業,但這些產業的「策略性」何在,似仍缺乏理論基礎。此外,許多產業關聯極廣,例如五大產業之一的「物聯網」,幾乎可以是「任何物件裝上晶片或感測器」的結合。若對其他四大產業優惠而獨漏物聯網,似顯疏散;但若要對無邊無際的物聯網產業給予優惠,則社會百業大概難有不享優惠的情形,法制將形同崩盤。上述討論或給準執政者一些思考上的提示:一,國家究竟該不該挑選「重點」產業,給予特殊的待遇?二,在資源有限下若一定要選擇重點發展產業,那麼選擇的原則是什麼?是否該有利益中立的檢查機制?三,在挑選時,如何不受既有產業的局限,而能讓尚未成型的未來產業冒出頭?四,產業發展除思考成敗,也牽涉到就業、財富分配、社會公平等面向,那麼,在挑選未來發展方向時,對這些面向應如何對應觀照?許多人都說,國家政策的制定,「藝術成分多、科學成分少」;旨哉斯言!當年政府在諸多顧問公司反對的情況下,力推「全無成功跡象」的晶圓代工產業,大概就不是科學分析的結論。蔡英文的重點產業挑選、產業發展方向、政策論述架構,固有其宏圖,唯內容和架構似仍未臻成熟,既沒有科學的論據,也缺少藝術的創意揮灑。因此,對於產業政策的構思,我們呼應小英當選時的呼籲:要謙卑、謙卑、再謙卑。

新聞出處---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338/1544283





創作者介紹

岑順芝

leonaballgo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